#摘抄# 村上春树的世界 1

从看过阅过村上先生的第一本书——《且听风吟》之后我就爱上了他的风格。从今天下午刚刚合上《神的孩子全跳舞》以来,不知不觉间已经读了他的11本书。读他的书感觉不像看什么世纪大作那样让你感到恢弘震撼,也不像读某些感情深刻的文章让你流泪心碎,但你可以从他的文章那里嗅到太平洋的海风带来的微微腥味,可以看到咖啡馆天花板上徐徐旋转的复古吊扇,可以寻到一个心思缜密又永远有稀奇故事可讲的挚友在等你,那是一种别样的体验。下面是我做的一些摘抄,有些纯粹是文字优雅,有些则是颇有共鸣。希望大家喜欢。

村上春树《且听风吟》

38  章

一切都将一去杳然,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捕获。

我们便是这样活着。

 

 

村上春树 《萤》

死非生的对立面,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

 

村上春树  《再袭面包店》

序·远游的房间

任何人一生当中都在寻找一个宝贵的东西,但能够找到的人并不多。即使幸运地找到了,实际找到的东西也已受到致命的损毁。尽管如此,我们仍然继续寻找不止。因为若不这样做,生之意义本身便不复存在。

 

 

村上春树 《挪威的森林》

 

第八章

“同他交谈起来,时常觉得我总在同一个地方来回兜圈子。他以同一程序不断勇往直前,而我总是原地徘徊,并且空虚得很。一句话,就是人生观本身不同。”

 

第十章

“不要同情自己!”他说,“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。”

 

 

村上春树  《国境以南  太阳以西》

第七章

“一码事,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是一码事。下雨花开,不下枯死,虫被蜥蜴吃,蜥蜴被鸟吃,但都要死去。死后变成干巴巴的空壳。这一代死了,下一代取代之,铁的定律。活法林林总总,死法种种样样,都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剩下来的唯独沙漠,真正活着的只有沙漠。“

第十二章

“非常遗憾的是,某种事物时不能后退的。一旦推向前去,就再也后退不得,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。假如当时出了差错——哪怕错一点点——那么也只能将错就错。”

 

 

村上春树  《神的孩子全跳舞》

 

广播新闻:美军有不少人战死,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方面也有一百一十五人阵亡。

女:“无名这东西真是可怕。”

男:“你说什么?”

女:“光说游击队死了一百一十五人是什么都搞不清楚的。根本不知晓具体每个人的情况——有没有妻子儿女,喜欢戏剧还是更喜欢电影,全都一无所知。只知道死了一百一十五人。”

——让·吕克·戈达尔《疯狂小丑》

 

泰国之旅

您很漂亮,大夫。聪明、刚强,但看上去心上总像有一道阴影。往后,你要准备慢慢走向死神才行。若在生的方面费力太多,就难以死得顺利。必须一点点换挡。生与死,在某种意义上是等价的。

 

神的孩子全跳舞

他闭目合眼,肌肤感受着皎洁的月光,独自跳了起来。深吸一口气,旋即吐出。一时想不起与心情吻合的动听音乐,于是随青草的摇曳和云絮的飘逸挪动舞步。跳舞时似乎有人从哪里注视自己。善也可以真真切切的感觉出自己置身于某人的视野之内,他的身体他的肌肤他的骨骸都感受到了,但那怎么都无所谓。管他是谁,想看就看好了。神的孩子全跳舞。

 

蜂蜜饼

要写和以往不同的小说,淳平心想。天光破晓,一片光明,在那光明中紧紧地拥抱心爱的人们——就这样写小说,写任何人都在梦中苦苦期待的小说。但此时此刻必须先在这里守护两个女性。不管对方是谁,都不能允许他把她们投入莫名其妙的箱子——哪怕天空劈头塌落,大地应声炸裂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